购票
地址
Lange Voorhout 74
2514 EH Den Haag
T: 070-4277730
E: info@escherinhetpaleis.nl
关于埃舍尔

埃舍尔生平

莫里茨·科内利斯·埃舍尔出生于1898年6月17日,是乔治·埃舍尔与第二任妻子莎拉·格莱伊奇曼(Sarah Gleichmann)所生的第五个儿子。用埃舍尔父亲的话来说,1898年埃舍尔的降生实属意外,他的妻子很想生一个女儿。莫里茨·科内利斯是他母亲某位先人的名字。小时候,他的大名被家人亲切地改成“莫基”,后来又变成“莫克”,朋友们也这么叫他。

埃舍尔的父亲乔治·阿诺德·埃舍尔(George Arnold Escher)是水力机械工程师,是曾应皇帝之邀于1873年至1878年间在日本工作的八名荷兰“运水人”之一。回到荷兰后,他的父亲于1890年最终成为吕伐登(Leeuwarden)水务局二级总工程师。他为家人租下了Prinsessehof宅邸,并把办公室设在家里。

青少年时代

1903年,全家搬到阿纳姆。尽管莫克幼时体弱多病,但童年时代仍很快乐。七岁时(1905年),为了养病,他在赞德福特(Zandvoort)的一个儿童疗养中心住了一段时间。像其他兄弟一样,埃舍尔接受了广泛的教育,包括木工和钢琴课,家里的平屋顶上还有一台望远镜,他和父亲经常使用。但他自小就酷爱素描和绘画。

尽管莫克·埃舍尔与兄长年龄悬殊,但彼此关系密切。1917年父母结婚25周年,他为此设计了儿子们合送的礼物;一把由阿纳姆的银匠打的银梳子。埃舍尔当时刚19岁。
兄弟之情依然亲密无间。他的哥哥贝伦德,莱顿大学地质学教授,后任该校校长,以后还不断为他提供晶体学领域的最新科学文献。

1912年,埃舍尔去阿纳姆上中学。在那里,他结识了终生好友Roosje Ingen Housz、Bas Kist、Jan van der Willebois及其姐姐Fiet。

埃舍尔对上学毫无兴趣;二年级留级,1918年期末考试不及格。通过父亲的关系,他还是被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录取,成为大一学生。父母希望他能成为一名建筑师。他们希望他学一门“真正的职业”,而不是像莫克所希望的那样成为艺术家。1919年2月,埃舍尔拜访了阿姆斯特丹国立学院的艺术家和教师理查德·罗兰德·霍尔斯特(Richard Roland Holst)。他建议埃舍尔从事版画创作。

教育

作为对父母的妥协,莫里茨·科内利斯·埃舍尔于1919年9月开始在哈勒姆建筑与装饰艺术学院(Haarlem School of Architecture and Decorative Arts)学习。他就读建筑系,但不到一周就把自己的作品拿给图形艺术老师萨缪尔·吉西农·德·马斯奎塔(Samuel Jessurun de Mesquita)看。老师建议他换到图形艺术系。院长H.C. Verkruysen同意了。他父母与Jessurun de Mesquita讨论后同意:莫克可以成为一名图形艺术家。

埃舍尔的父亲之所以反对儿子的职业选择,一个理由是,他怀疑埃舍尔在今后的人生中无法养活自己。完成学校教育后,情况似乎的确如此。埃舍尔靠父母养活,1924年结婚后,一家人的生活还靠岳父岳母周济。埃舍尔的父亲在儿子们需要接济时都会出手相助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他对莫克的接济并非特例。
埃舍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名声大振。在此之前,埃舍尔总是靠卖版画谋生。然而,这些收入仍不足以养家。他经常接各种活,如1940年至1941年修复莱顿市政厅需要用到的木制嵌花板,设计邮票和藏书签。他为朋友的书或应其他人的委托制作插图,并于1938年应荷兰政府的要求创作代尔夫特的木刻。埃舍尔在荷兰和意大利定期举办展览,受到肯定。

旅行和结婚

结束了哈勒姆的大学生活后,埃舍尔多次赴意大利旅行,并于1923年前往西班牙。这是他第一次访问格拉纳达的阿罕布拉,看到摩尔式瓷砖及其连续式装饰。1923年,埃舍尔在意大利小镇拉维罗遇到一家姓Umiker的瑞士人。他爱上了他们最小的女儿耶塔。随后几年,两家人接触了一次,最终同意两人的婚事。1924年6月12日,两人在维亚雷焦(Viareggio)当着双方家长的面结婚。

1925年夏,埃舍尔和耶塔在罗马找了一间公寓。每年春天,埃舍尔都在意大利各地漫游:卡拉布里亚、西西里岛、阿布鲁齐以及那不勒斯附近的海岸。他还于1928年和1933年去过科西嘉岛。1926年生了乔治,1928年生了亚瑟。到1938年,埃舍尔已经搬到布鲁塞尔附近的于克勒(Ukkel),他们的儿子扬(Jan)就出生在那里。婚后,埃舍尔继续在意大利各地旅行,去过北非和西班牙,有时带着耶塔,有时独自旅行。

展览

1924年2月,埃舍尔在海牙向日葵画廊举办其首次荷兰画展。他的作品在1924年6月的“Elsevier画报月刊”上受到高度赞扬。埃舍尔于1926年7月14日开始创作第一幅版画,当时他和妻子正在海牙看望埃舍尔的父母,之后他把石头带回罗马继续创作。
随后几年,他经常在意大利和荷兰举办画展,包括在海牙的Pulchri、阿姆斯特丹、吕伐登和乌得勒支以及罗马。1934年,他的意大利风景版画“Nonza ”获得芝加哥艺术学院“当代版画展”三等奖。

搬回家

7月4日,全家离开罗马,回到瑞士。亚瑟已确诊患结核病。最初他们选择了瑞士,但1937年,全家搬到布鲁塞尔附近的于克勒。最后于1941年定居巴伦(Baan)。1955年,埃舍尔在巴伦市内又搬了一次家。1970年,他住进荷兰北部拉伦(Laren)的Rosa Spier疗养院。

其他情况

在他的意大利时期(1924 – 1935年),埃舍尔主要创作接近现实的版画。这些作品包括他在乡间画的素描。后来他在工作台上把这些素描制成了版画。正是在这里,现实变成了艺术,也正是在这里出现了现实和现实主义艺术之间的差别。每一件现实主义艺术作品都是艺术家对部分现实的设想。艺术作品成为他的现实,而与实际地点的现实没有一一对应的关系。

《瀑布》(Waterfall), 1961年
《画手》(Drawing Hands), 1948年

埃舍尔1935年以后的作品,显然丧失了直觉和艺术作品之间的联系。埃舍尔创造的结构,如《观景楼》(Belvedere)、《画手》(Drawing Hands)和《瀑布》(Waterfall),只能存在于艺术,而不可能存在于现实。尽管作品在细节上是有意义的,但是埃舍尔用微妙的方式将这些不同的细节相互联系起来,最终形成不可能存在的现实。
用埃舍尔的话来说,他对意大利大自然——即真实的现实——的观感以及他在后期作品中看待大自然的方式,并不像人们通常假设的那样差异悬殊。埃舍尔在1963年说:

“他(埃舍尔)希望关注的谜的元素必须被包裹、被笼罩在人人都熟悉、每天不证自明的平淡无奇之中。对于任何只看表面的观察者而言,这种对大自然、似是而非环境的逼真描摹,对引起预期的震撼是不可或缺的。”

从他的眼光来看,埃舍尔使用了他在意大利时就已经在探索的风格要素,如双透视线、镶嵌和单反射。他的后期作品增加了变形,也可以视为派生于镶嵌画、永恒运动或循环的思想以及埃舍尔对呈现无限世界的追求。就这样,埃舍尔的另一个世界逐渐显现出来,而使显然不可能的事物成为可能。

声誉

1951年,美国专业杂志“The Studio”写到他的作品。然后,两份国际综合性杂志Time和Life介绍了埃舍尔的作品。这在美国引发了极大的兴趣。埃舍尔接到制作新版画的订单,《日夜》(Day and Night )尤其受青睐。后来埃舍尔抱怨说他不得不印600多份。1961年,E.H.贡布里希在《星期六晚邮报》上写到埃舍尔的作品。

此时,埃舍尔在阿姆斯特丹的Stedelijk现代艺术博物馆(作为国际数学会议的一部分)以及美国和英国也开了画展。最后,1968年,为庆祝埃舍尔70岁生日,在海牙理事会博物馆举行了埃舍尔的首次回顾展。1955年,埃舍尔被封为爵士,1965年获得希尔弗萨姆市文化奖,并于1967年获得王室荣誉。

去世

埃舍尔从小体弱。晚年,他在医院接受了两次大手术。1969年,埃舍尔创作了最后的木刻:《蛇》。之后,他继续制作老作品的版画,但再无新作问世。
1972年3月27日,埃舍尔在希尔弗瑟姆(Hilversum)Diakonessehuis医院去世。